LED路灯厂家

盘点游戏圈非法行为 三大顽疾影响行业发展

发布时间:2021-10-19

  事业单位员工注意满足四个条件有机会转为公务员!,随着以版号审批为主的游戏监管机制的调整和升级,以及国家不断加强的支持和引导,中国网络游戏产业实现了高质量的快速发展,为国民经济的发展持续注入了新的动力。根据《2021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21年1~6月,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1504.93亿元,同比增长7.89%,其中,中国移动端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1147.72亿元,同比增长9.65%。

  但是一直以来,伴随游戏产业发展壮大的还有各种非法行为,它们就像顽疾一样,阻碍着行业的健康前行。无论是游戏厂商的法律维权、反淘宝盗版联合声明的发布,还是国家层面四部门联合启动的打击网络侵权盗版的「剑网2020」专项行动,都反应了非法行为的猖獗,更反应了国家对非法行为的大力打击和从业者对自身合法权益的维护。游戏行业的非法行为多种多样,但是其中有三种最为常见,并且危害最大,那便是侵权行为,无版号、套版号经营和非法关服。下面记者就逐一分析。

  侵权行为主要是指侵害游戏的著作权,著作权又叫版权,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第52条、第53条的规定,凡未经著作权人许可,有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擅自利用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的行为,即为侵犯著作权的行为。游戏行业最为典型的版权侵权方式是源代码侵权。

  以2013年《王者之剑》与《巨龙之怒》的侵权案为例,蓝港认为《巨龙之怒》使用了《王者之剑》的源代码,且参与手游《巨龙之怒》开发的技术人员于某曾就职于《王者之剑》项目组,接触过《王者之剑》手游的源代码,随后起诉《巨龙之怒》游戏厂商九合天下。最终法院支持了这一举证,经过原被告双方的代码分析,两者相似,考虑《王者之剑》上线时间早于《巨龙之怒》,并且被告员工于某有接触原告代码的机会,且被告并不能对代码相似部分做出合理解释。蓝港互动胜诉,九合天下侵权成立。

  源代码层面的版权纠纷判定起来较为容易,但是游戏包含设计元素较多,名称、文字、角色等特殊设计相较音视频,版权监测及维权更加复杂,随着游戏厂商版权意识的增强,更多的侵权行为变得逐渐隐蔽。

  比如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下称“腾讯公司”)《地下城与勇士》诉上海挚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恺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阿拉德之怒》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一案。原告腾讯公司拥有网游《地下城与勇士》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代理发行权,原告诉称被告开发和运营的手游《阿拉德之怒》大量使用《地下城与勇士》游戏人物名称等核心元素,在游戏场景等方面进行抄袭,据此提起不正当竞争和侵犯著作权之诉。法院最终判决被告连带赔偿原告5000万元。此案也成为当时网游行业判赔金额最高的案件,同时也是一起典型案例。

  从公开新闻资料来看,恺英网络似乎是国内游戏产业“拿来主义”的常客,早在2017年,恺英网络的子公司浙江盛和开发共同开发了一款名为《王者传奇》的游戏,该游戏于2017年4月开始上线运营并由恺英网络及其关联公司担任运营商,上线不久月流水便破亿,当时媒体甚至称其“暴击”了整个行业。但作为典型的“传奇”产品,恺英网络却并没有获得《传奇》正版授权, 2017年8月,娱美德便将恺英网络及其子公司浙江欢游、浙江盛和、上海欣烁告上法庭,指控《王者传奇》侵犯《传奇》著作权,并构成虚假宣传不正当竞争。2019年12月27日,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宣判恺英网络旗下手机游戏《王者传奇》侵犯娱美德《传奇》的著作权,并构成虚假宣传不正当竞争,要求其立即停止侵权行为。法院同时要求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500万元,合理费用25万元。

  我国的网络游戏行业在2010年后迎来大发展,入局网络游戏行业的企业不断增多,每年新增的网络游戏达上万款。但由于出版行政监管部门每年下发的版号有限,且审批时限较长,版号市场便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而且2018年国家进行“大部制改革”,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于2018年4月暂停网络游戏审批,暂缓审批时限将近一年。此外,为了维护中国青少年身心健康,促进中国移动游戏行业健康发展,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通知,声明将严格控制新增网络游戏数量。网络游戏版号审批数量遭受断崖式下降。而韩国更是曾4年未获得中国游戏版号,即便如此,韩国的游戏厂商也只是默默地等待。

  为了获取游戏版号,以实现网络游戏的合规运营,游戏企业出现了版号买卖的灰色交易,无版号、套版号问题开始层出不穷浮出水面。常见的网络游戏套版号的操作模式主要有三类:第一、游戏公司的新游戏套用本公司旧款游戏的版号,以上线运营;第二、游戏公司进行版号的买卖交易,再套用买来的版号上线运营;第三、游戏公司间签署游戏授权或游戏转让的协议,以实现套版号上线运营目的。

  简言之,如果厂商上线运营的是“自己的游戏”+“转让所得的版号”,便属于套版号的做法,虽然此“偷梁换柱”的做法较为隐蔽,但其游戏内容已发生实质变化,需要重新履行出版审批手续。如未经审批,一经发现,将按照《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关于网络游戏“无版号运营”的做法进行处罚。已经触犯刑法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够刑事处罚的,删除全部相关网络出版物,没收违法所得和从事违法出版活动的主要设备、专用工具,违法经营额1万元以上的,并处违法经营额5倍以上10倍以下的罚款;违法经营额不足1万元的,可以处5万元以下的罚款;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我们来看两个案例,2020年初,游戏陀螺爆料,某知名游戏公司因为产品“套版号”的缘故,被处以1000多万的罚款。据了解,该罚款数额是基于产品流水乘以十倍而来,也就是说该游戏公司的产品才跑了100多万流水,就被查处进行罚款,足见国家的查控力度,而十倍的罚款,也足够让企业肉疼。

  另外,2019年12月,一家北京游戏公司被举报无版号运营游戏,在调取游戏后台数据,经查认定违法经营额为101070元人民币,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责令游戏运营方删除了相关出版物,并予以处罚款人民币707490元的行政处罚。

  无论是无版号运营还是套版号运营,都严重扰乱了游戏市场的正常运行,侵害了合法游戏厂商的正当利益,另外其游戏均没有经过严格的审查审批,质量往往良莠不齐,且无任何有效保障,最后侵害的还是游戏玩家的权益,这也就难怪国家一直在从严从重查处了。

  如果说游戏的版权及上线是属于上游阶段,那么游戏的运营便是下游主体了,该阶段最严重的违法行为便是游戏无公告突然关服。根据相关法规的规定,网络游戏运营企业终止运营网络游戏,或者网络游戏运营权发生转移的,应当提前60日予以公告。但是实际上,很多游戏在侵权后或者自身非法经营被发现后,为了躲避巨额的罚款,往往会非法关闭服务器,此举与突然跑路无异。

  前段时间《盛世遮天》因侵犯《热血传奇》改编权而一审败诉,贪玩游戏提出了上诉,却又在没有提前公告的情况下突然关停《盛世遮天》9000多个服务器,推测可能是为了掩饰其“套版号”运营行为。这种付费道具游戏,玩家往往会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而且有的玩家为了获得更好的游戏体验甚至会不惜投入重金。游戏突然关服,无异于运营商“跑路”,对玩家来说,除了情感上难以接受,金钱上的损失更难以追回。而一些私服游戏,本身便是非法运营,被起诉或查处后,自顾不暇,玩家利益根本无法保障。

  记者搜索之下发现,确实有不少玩家网上投诉,其中一名网友就在某平台投诉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无公告的情况下,突然关闭服务器,自己充的钱款索要无门。更多的玩家则是求问律师如何挽回损失,只是这种情况,怕是玩家自己心里都清楚,希望渺茫。

  无版号、套版号运营游戏扰乱的是整个市场,侵权行为损害游戏厂商权益,而非法关服伤害的则是玩家利益,但是无论哪种行为,伤害的都是整个游戏产业,最终受损的还是整个业界生态。其实游戏行业的非法行为还有很多,更有不少新型的侵权行为冒出,比如“账号共享”等,而记者此处仅选三种加以分析,所以维护游戏厂商著作权,保障玩家权益,保持行业发展,是一项需要各方共同努力的长期任务。

  自控力不足、易上瘾,久而久之影响身心健康,未成年人沉迷游戏,一直都是热议的话题,共青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等发布的《2020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显示www.missnq.com,当前使用互联网的未成年人当中,有62.5%会经常在网上玩游戏,其中玩手机游戏的比例为56.4%,占比颇重。孩子是国家的未来,他们的健康事关重大,于是近期游戏圈迎来了史上最严监管,所有未成年人的游戏时间将被限制在每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晚上的八点钟到九点钟这一小时之内,以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保障他们的身心健康发展。

  新规一出,游戏圈顿时风声鹤唳,但其实,如果能真正领悟国家政策的精神,就大可不必忧心忡忡。靴子落地的声音恰恰从侧面化解了舆论对游戏行业的批评,同时,明确而严格的监管,反而使游戏企业无需再被动地扮演大家长角色,可以安心投入到游戏的研发和发展之中,这何尝不是给游戏企业的一种侧面减负呢。据记者了解,跨国公司娱美德研发的产品是服务于成年游戏用户,而其新上线的手游也对青少年用户进行了一系列保护举措,为行业发展起到了表率和示范作用。

  游戏作为“第九艺术”,是内容丰富并且持续消费的文化产品,而中国的网络游戏产业已经成为文化产业的重要板块。打击游戏行业的各种非法行为,去除顽疾,才能促进游戏行业迈向更光明的未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